您的位置: 玟丽听我讲故事 > 奇闻

那些经历过原生家庭创伤的孩子,长大后成了变成了这样的大人

2020-01-17来源:玟丽听我讲故事
妈妈,我是你的名牌包吗?旧了就被换掉……


对于父母带着旧日创伤的亲子关系,暑期神剧《还珠格格》中的紫薇有精辟的总结“一个破碎的我如何帮助一个破碎的你?”如何帮助呢?往往是走向两个极端。

一个破碎的我铸就另一个破碎的你


周末补看了被安利很久的电影《血观音》,这部电影拿下了第54届金马奖最佳戏剧奖、最佳女主角奖、最佳女配角奖和观众票选最佳影片奖 四项大奖。

电影探讨了很多震撼的主题,比如人性的黑暗,比如“世上最可怕的不是眼前的刑罚,而是那无爱的未来”式的罪与罚,等等。


那些经历过原生家庭创伤的孩子,长大后成了变成了这样的大人


这部片子诡谲的画风、魔幻现实主义的表达,已经让我对所有不可能都有所预设,也能接受,唯独看到一家三代、两对母女在无爱的世界里,她们的人性真情被利益权利打击到体无完肤,心生一阵凉意。冷酷畸形的亲子关系会“遗传”,荒诞黑暗的养育观会换了外衣出现在你我脑中口中。

影片中的棠宁是棠夫人的女儿,也是棠真名义上的姐姐,事实上的妈妈。棠宁是棠家三代最渴望爱、最重视感情的,这也成为了棠宁一生的悲剧之源。从她躺在棠夫人腿上撒娇,可以看出她极度渴望得到棠夫人的爱,哪怕棠夫人经常要她出卖肉体和尊严为家族做局、谋利。


那些经历过原生家庭创伤的孩子,长大后成了变成了这样的大人


她学着放弃自己的价值观去迎合母亲,但对母亲这种不真实的迎合背后,隐藏着某种厌恶,因为没人能够保持这种舍己从人的状态,除非她先做到忠于自己。

没有得到母爱的棠宁一生都在满世界寻找真实自我的映像,寻求一切有可能补足自身缺失的元素。所以棠宁吃安眠药、酗酒、滥交,对母亲又爱又恨。她留着血躺在地上哭着问棠夫人“妈,我是不是你的名牌包,从小让你拎在身上到处去展示?”棠夫人的回答是“我是为你好,我希望你活的有个人样。”言外之意是你一定要振作起来,配合我,做你该做的事情。


那些经历过原生家庭创伤的孩子,长大后成了变成了这样的大人


棠宁也对棠真说,我是为你好,所以你一定要离开棠夫人,跟我一起逃去缅甸。

“我是为你好,所以你一定要听我的”。何其耳熟,简直是所有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父母通用的劝人方式,冠冕堂皇的话暗含了多少偏执和私心。而棠宁这个妈妈,一生都对母爱欲求不满,她太专注自己的伤痛,不能对自己的孩子的需求作出任何反应,棠真将对妈妈所有的恨化作含在口中的水,吐在了妈妈脸上,她说“我是为你好,我系为你好,你们都一样。”


那些经历过原生家庭创伤的孩子,长大后成了变成了这样的大人


这都是为你好,不过“我为的是我的心”。为人父母,或者说人的自负,大到惊人而不自知。

一个破碎的我要成就一个完美的你


小A原本是时装设计师,后来放弃了工作当了全职妈妈,她的女儿和儿子就成了她的全部焦点。小A非常热情和投入,为孩子们报名参加了许多活动,几乎每晚都排满了。孩子们的成绩要出色,课外活动的表现也要出色,这成了她的头等大事。女儿是游泳的好苗子,儿子是钢琴天才,小A格外为他们感到自豪,全心全意等待他们成功的那一刻。无论孩子参加什么活动,小A都是第一个到场的家长,只有那一刻,她才能感受到自己身为母亲以及一个人的价值。

有一天,小A接到了女儿学校心理老师的电话,说她的女儿得了贪食症。小姑娘很惶恐,生怕被妈妈发现,不停地跟老师说“求求你,别告诉我妈妈,她会生我的气,会很失望的。”小A的女儿患贪食症时只有9岁,因为她希望自己穿泳衣的时候显瘦一些,结果压力之下反而变得越来越能吃。


那些经历过原生家庭创伤的孩子,长大后成了变成了这样的大人


小A后悔极了,她一直以为自己为孩子尽了最大的努力,却从没想过如此巨大的压力会带来副作用。小A确实无从了解孩子的感受,因为她小时候,用不着参加那么多的活动,她的父母并没有给她很多的关注,他们总是在忙工作,把她交给保姆,她为孩子所做的事情,她的父母从来没为她做过。

所以,她一直认为自己是跟妈妈不一样的,负责又爱孩子的妈妈。对孩子来说,他们为了付出了所有的妈妈,必须无时无刻地全力以赴。

想给孩子一个自己渴望却没有得到的童年,但孩子却跟她当年一样感到孤单和被忽视。

“破碎的我”也是我啊

不管是“一个破碎的我铸就另一个破碎的你”,还是“一个破碎的我要成就一个完美的你”,问题的根源都在于那个“破碎的我”。

这个“破碎的我”通常在成长过程中觉得自己不够好,或者一向通过取悦他人获得认同,比如棠宁,他们不敢接纳真实的自己,好像一旦追求自己的真实目标,就会让他人失望。怀着这样的心理,他们成为父母后,也不会允许孩子自由地去体验属于自己的生活,因为他们自己就不知道什么是自由和真实;

这个“破碎的我”也可能对自己的“破碎”格外的敏感,所以对孩子补偿心理极重,比如小A,补偿的,其实是自己心里那个委屈流泪的小孩,而孩子真实的需求和自我没有被看见。


那些经历过原生家庭创伤的孩子,长大后成了变成了这样的大人


唯有全然地接纳自己,才能摆脱旧日创伤,做健全的父母。痛苦也好、心碎也罢,不论它们呈现出怎样的特征,我们本真的自我,都带着固有的爱心和欢乐,从来不曾离去。尽管有时候它会停止发展,并隐藏起来,却从来不曾泯灭。

如果我们能明白这一点,一定会满怀信心走出伤痛,满心欢愉接受自己。如果你办不到,通过与孩子的情感交流,我们也可以发现自己的本真,修复受伤的心灵。​​​​

本文由玟丽听我讲故事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