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玟丽听我讲故事 > 奇闻

特朗普为何放弃叙利亚?美媒称“为对抗中俄的重大战斗做好准备”

2019-05-10来源:玟丽听我讲故事
特朗普为何放弃叙利亚?美媒称“为对抗中俄的重大战斗做好准备”

编译:王德华

特朗普仓促决定从叙利亚撤军,在美国国内和国际上引起强烈批评。不少媒体和政客指责这是送给伊朗和俄罗斯的大礼,有的还称这是“特朗普是普京走狗”的又一证据。

始料不及的是,除了英法盟友反对外,连特朗普亲自挑选的国防部长马蒂斯都因此辞职了,因为在“叙利亚的活还没干完”。更深层的原因是,这意味着美军国的失败,这对高傲的马蒂斯来说,是不能容忍的。

亲特朗普的美国媒体福克斯新闻网于12月23日刊发评论,一方面为特朗普辩护,认为其决策是“正确的”,能让美国有精力进行大国博弈,有利于“为对抗中国和俄罗斯等竞争对手的重大战斗行动做好准备”。

另一方面还建议特朗普,用私人雇佣军取代美国军队。这样既可以为美国盟友和美国商人提供同样的安保力量,又避免与北约盟友土耳其发生直接对抗;还可以坐山观虎斗,让土耳其、伊朗和俄罗斯发生分裂。

如此说来,美国撤军很可能虚晃一枪。

译文如下:

特朗普总统本周宣布,他将撤出目前在叙利亚的大约2000名美军,这是正确的。但是,总统不应该完全结束我们在伊拉克的反isis行动,而应该用一个规模相当的私人军事承包商团体来取代美国军队。

私人承包商将是一支力量经济体,在冲突后的行动中协助我们在该地区的盟友,例如为私人投资提供安全保障,使该地区能够稳定下来。

再进一步,这股力量可以缓和人们对库尔德人失去保护的恐惧,同时阻止伊朗和俄罗斯将可以自由地在这个国家游荡。这还可能是某种形式的试点项目,使我们能够确定业务私有化的有效性。

作为一名商人,特朗普总统了解政府服务私有化的效率。这样的行动也将有助于缓解我们的战斗压力,我们的军队需要为对抗中国和俄罗斯等竞争对手的重大战斗行动做好准备。

特朗普总统授权我们打击ISIS,这让我们和我们的盟友在打击恐怖分子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

12月14日,叙利亚民主力量——连同美国军队和空中力量——在靠近伊拉克边境和幼发拉底河的哈金镇击败了ISIS。对ISIS残余势力的这一重大打击,极有可能促使特朗普总统宣布,美国在叙利亚驻军的最初目的已接近实现。

特朗普为何放弃叙利亚?美媒称“为对抗中俄的重大战斗做好准备”

我们的部队在国外作战时,在驻扎的时间太长和停留的时间不够长之间一直存在着一种平衡。ISIS武装分子仍为数不多,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的霸权利益可能构成威胁。

我们有可能在叙利亚取得更明确的决定性胜利,就像我们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看到的那样。

用私人军事承包商取代我们在叙利亚的军队,可以给总统、我们的国家和我们在叙利亚东部的盟友一个双赢的机会。

例如,1990-91年对伊拉克的第一次海湾战争的地面战斗只持续了四天,几乎没有涉及国家建设。美国和我们的联盟盟国建立了一支部队,执行了这项使命,并重新部署了这支部队,同时保持我们的超视域能力,并参与冲突后的行动,其中包括振兴科威特的经济。

沙漠风暴行动是一个异常现象。美国最近的军事干预所缺少的是可信的冲突后行动,即美国能够利用其艰苦战斗的胜利为我们的投资提供回报,并为持久稳定创造条件,就像在科威特发生的那样。

在独裁者巴沙尔•阿萨德的部队,俄罗斯空军,伊朗特种部队和土耳其对我们的库尔德盟友进行攻击时,让我们的军队停留在叙利亚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然而,2000个为美国工作的私人军事承包商可以为美国提供同样的安保力量,而现在ISIS已经岌岌可危了。

持续的安全将吸引私人投资进入叙利亚东部石油资源丰富的地区,有可能重振叙利亚东部的经济,同时加速与阿萨德政权以及阿萨德的俄罗斯和伊朗盟友的分裂。

由此产生的石油生产率也可以通过打开通往土耳其的廉价石油桥梁,缓解与土耳其的紧张关系。

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可以做比过去两年做得非常更好的事情,即利用国家权力的要素——外交、信息、军事和经济——与土耳其、俄罗斯、叙利亚和伊朗接触。按照这种方式,我们计划从叙利亚撤军,可能对稳定这个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产生积极影响。

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叙利亚东部的稳定局势可能会促使大约600万叙利亚难民返回家园。在叙利亚东部建立一个有私人安全保障的经济区,将是朝着正常化迈出的一步,同时在中东中心地区播下民主和资本主义的种子。

2011年至2013年,面对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和叙利亚内战,奥巴马总统及其团队认为ISIS是一个严重威胁,不予理会。事实上,就在2014年1月,奥巴马称ISIS为" JV "的二流恐怖分子。

奥巴马总统的疏忽导致伊拉克和联军部队,在被迫从ISIS手中夺回领土的过程中遭受了许多伤亡。

特朗普为何放弃叙利亚?美媒称“为对抗中俄的重大战斗做好准备”

奥巴马在ISIS问题上的被动疏忽与特朗普的主动决策没有相似之处。

特朗普总统赋予了美国军方指挥官打败ISIS的权力和责任,结束了奥巴马政府对其行动的微观管理,以及对其作战能力的过度限制。

特朗普总统不是干涉主义者。特朗普主义是在他执政的头两年里发展起来的。从叙利亚返回的美国军队帮助美国实现了总统的三部分国家安全战略:

首先,在事关重大的领域与俄罗斯和中国竞争,例如在军事技术和网络领域。

第二,从源头上铲除跨国恐怖主义。

第三,保卫我们的边界,防止渗透分子威胁我们的国内安全。

将叙利亚冲突的下一阶段私有化,将为我们在该地区的盟友提供必要的安全保障,并允许石油管道和基础设施的经济发展。同样,它还能阻止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与同狼人一样去觅食。

如果“国家指挥司令部”(National Command authority)需要一支在叙利亚的战斗部队来扩充2000人的私人军事力量,那么第82空降师两小时就能召回,并可以在18小时内启动。

特朗普总统为自己采取非常规方法解决别人失败的问题而自豪。用私人军事承包商取代我们在叙利亚的军队,可以给总统、我们的国家和我们在叙利亚东部的盟友一个双赢的机会

本文由玟丽听我讲故事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